血染的青春 自衛反擊戰我軍在朔江的慘烈戰斗

時間:2012-07-05 09:54 責任編輯:小編-歲月童話 來源: 點擊:

1979年1月27日上午,這一天是除夕。蘇州火車站。一隊又一隊的年輕士兵魚貫登上了南行的列車,站臺上滿是送行的群眾,到處是搖動的鮮花和震耳的鑼鼓。許多送行的群眾,特別是中老年人已經是淚流滿面。這時候的軍民魚水情給人的震撼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強烈。這些送行的群眾可能知道,這些年輕的軍人中,有許多人再也回不來了。他們一個勁的往我們手中塞雞蛋,蘋果之類的。而我們有的卻只是緊張和激動。


點擊查看更多圖片



我們乘坐的是棚車,一種裝運貨物的棚車,無座位,我們席地而坐。一節棚車正好坐一個排,坐下后緊張而又激動的心情方才有所平靜。經過二天的顛簸,我們到達了廣西貴縣(我記得是貴縣,但我查了地圖卻未查到這個縣,不知是否我記錯了)。當時的貴縣是軍隊的海洋,到處是帳篷,家家戶戶都住有軍人,幾乎全是20歲左右的年輕軍人。我們開始每天進行強化訓練,訓練時我們打的是訓練彈,有聲音,但無實彈射出。

2月8日左右,我被補充進了正在靖西縣境的41軍122師某團(由于回憶中有一些不愉快的內容,所以,我隱去了具體的番號)。同時補充進來的還有我的老鄉小袁,小賈,另外還有幾個湖南常德的新兵,這些新兵全是78年年底入伍的。班長姓王,是個廣東人,我們排主要以廣東人為主。這樣僅僅我們排就有了十幾個省份的人,由于我們是補充進去的,彼此之間不熟悉,甚至連交流都有困難。因為他們聽不懂我們說什么,我們也聽不懂他們說什么,比如那幾個湖南的新兵,他們說話時,我怎么聽怎么象在聽德語。這為以后戰場上的戰術配合留下了隱患,有的戰友甚至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。排長是個某省人(必須隱去排長的省份,以示對他的尊重,原因看到最后便知。希望他在天之靈安息),說一口我們勉強能明白意思的普通話,人長得又黑又粗,性格卻很柔和。但訓練時你要是動作不到位,他很會罵人的。他本來都已經準備轉業了,去向都已經定了。但后來由于形勢緊張,部隊取消了所有的轉業及退伍計劃,所以,他還得留下來打這么一仗。聽排長的老鄉講,排長有一個6歲的小男孩,長得很可愛。排長的老婆沒有隨軍,所以排長的夫妻關系一直很不好,夫妻關系不和,導致小孩受罪。排長的老婆有時會虐待小孩,在訓練間隙我曾經看到排長拿著他兒子的照片在看、默默地看、憂郁地看、傷感地看。在靖西我們進行了簡單的越語訓練,并制訂了作戰時的一些聯絡方式如暗號等。

2月16日晚上,我們開始悄悄進入前沿。我們在離中越邊境幾百米的地方潛伏了下來,我的前后左右全是潛伏著的戰友,心情非常緊張,心跳動得非常厲害。靖西的天氣和我的家鄉江蘇大不一樣,雖然已經過了春節,但這時候的江蘇應該還是比較寒冷的。而靖西白天卻很熱,一件軍單衣就夠了,晚上很涼,伏在地上,總感覺有螞蟻之類的小蟲子在身上爬來爬去的,很不舒服。而且這地方蚊子還特多,咬到最后我幾乎已經麻木了。我心想,只要不是蛇咬就行,因為這地方蛇也特多。來靖西10天而已,已經有好幾個戰友讓蛇咬過了,好在都沒有生命危險,也不影響他們參戰。

更多關于“”的新聞閱讀:
服務信息
錦尚中國站長分享圈子 為站長提供最好的建站資源

錦尚中國站長分享圈子 為站長提供最好的建站資源

美駐阿使館險些被炸

美駐阿使館險些被炸

JSF項目無尾設計戰機曝光

JSF項目無尾設計戰機曝光

南寧公安掀打黑“午夜風暴”

南寧公安掀打黑“午夜風暴”

東海艦隊美麗女兵退伍后

東海艦隊美麗女兵退伍后

戰爭中受盡蹂躪摧殘的女性

戰爭中受盡蹂躪摧殘的女性

网上写博客怎么赚钱